冯梅 侯国金:“N是N”类名词性重言构式的双重转喻及推导机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 次 更新时间:2020-09-02 10:12:43

进入专题: 语法转喻   语用转喻   语用条件   语用压制  

冯梅   侯国金  

   摘    要:从新兴的词汇—构式语用学视角审视名词性重言构式“N是N”,揭示了该构式的形式(语音、形态和句法)特征和语义特征,阐释了生成良构性名词性重言构式的语用条件,着重解析了该构式的生成和推导机制。文章认为,言者凭借概念转喻“语用制约”地生成词汇/短语层级的语法转喻,借此“语用压制”地生成语句层级的语法转喻和语用转喻。名词性重言构式是双重或多重转喻体,言者受较高元语用意识的驱动,旨在生成一定的构式义尤其是一定的省力而幽默的构式效,而受众为了攫取该构式义和构式效一般需要进行两三次三步推导。

   关键词:名词性重言构式;语法转喻;语用转喻;语用条件;语用压制

   作者简介: 冯梅,西南医科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博士研究生;侯国金,华侨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语言学博士。

   基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构式语法的语用修辞学研究”(18BYY216)。

   所谓“重言式”(tautology),亦称“同语、同义反复”,主要有三种类型:动词性重言式、形容词性重言式和名词性重言式,分别如例(1—3)所示:

   (1)王琦瑶也是喜欢美国的,她喜欢的美国是好莱坞电影里的。喜欢是喜欢,却知道是个故事,可望不可及的。(王安忆《长恨歌》)

   (2)孩子入托好是好,但小林和小林老婆一直有一个心理问题还没有解决。(刘震云《一地鸡毛》)

   (3)所以说,戏剧是戏剧,和生活不是一回事。(张洁《无宇》)

   本文只关注例(3)类,即“N是N”类“等式重言”(equative tautology1)构式,下称“名词性重言构式”,即表语/补语重复主语名词,以系词“be/是”联结,系词前常可使用副词。“be/是”后的表语一般旨在定义、说明、解释主语名词。该构式的表语为何重复主语?前后两个名词真的是“同义反复”2?该构式有何形义特征?其生成机制如何?其推导机制又如何?本文着重讨论后三个问题。

  

   一 研究回望

   作为哲学、逻辑学的研究对象,“名词性重言构式”最先指恒真的分析性命题或没有实质内容的陈述。传统修辞学视之为“无条件的真实”“经验的空洞”“同一事物或概念的同词或换词重复”3,关注其积极或消极的修辞效果。4国内的有关研究呈现出多视角态势,如马静5的语用修辞视角,高明乐6的英汉比较视角,文旭7的关联理论视角,刘正光8的非范畴化理论视角,高航、张凤9的认知语用视角,高航10的构式语法视角,向大军11的系统功能认知视角,付正玲、文旭12的类指句视角,等等。国外对该构式的语言学探讨早于国内,偏重其构式意义,大致归属“激进语义观、激进语用观、折中观”。

   “激进语义观”的代表是Wierzbicka13等,强调语义性和规约性。Wierzbicka认为该构式具有特定意义,只有恰当的语义表征方式才能描述出来。以“Boys will be boys”为例,法语、德语、俄语、波兰语等都没有与之对应的表达式,即使有字面对应的表达法,也未必表达相同的一般会话含义。Wierzbicka尤其关注该构式的态度意义(attitudinal meaning)。同一句名词性重言构式的态度意义可能不同甚至截然相反。她举例说,汉语的名词性重言构式可表达羡慕之情或不以为然的态度,英语的“Boys will be boys”比“Boys are boys”表达更为明显的“纵容、放任”(意义)。她认为同一或不同语言的名词性重言构式所表之态度意义以至交际意义不甚相同,需借助“语义元语言”(semantic metalanguage)来表征其间差异。比较而言,“激进语用观”则主张名词性重言构式的意义来自语境,其语境(意)义是依据会话原则推导的,因此具有语用性和含义性。最早以普遍语用原则解释该构式的是Grice,认为该结构违反“量准则”而产生会话含义,14可惜对如何通过“量准则”推导出什么含义内容语焉不详。Levinson15则认为含义推导取决于语境,“尽管关系准则可能起着重要作用,但语境中如何确切预测适当含义仍不清楚”。此外,Ward&Hirschberg16基于大量语料提出一种新格赖斯主义的详细解释,说明“无意义的”名词性重言构式如何传递有意义的内容。他们甚至阐述了听者推导的“五步曲”17。最为激进的是Sakai18提出“意义取消论”(meaning eliminativism),强调“意义来自使用”,认为该构式的意义完全依赖语境,根本不存在语境外的意义或“规约意义”。“N是N”并不表达已有概念N的任何命题,仅仅反映N的进行性和持续性过程。最后,介于两观之间的“折中派”,代表人物有Fraser、19Bulhof&Gimbel20等。他们主张该构式兼具规约义和语境义。论述最详细者当属Gibbs&McCarrell21立足心理语言学视角,以所谓“糅合理论”(a hybrid theory,含实验方法)考察口语中的名词性重言构式的可接受性,认为言者意欲传达的特定信念局部取决于语境,而语境不足以解释听/读者的确切理解,还需言/听者相互假定或共享的有关人物、活动和事物的典型性理解,此外句法形式也影响着如何激活典型性信息。折中派主张,就该构式而言,典型知识(规约语义)必须和语境信息、句法信息互动。

   可见,以往研究涉及哲学、逻辑、修辞、语义、语用、认知、功能等维度,或侧重形式,或偏重意义。其不足在于大多聚焦该构式的一面尤其是语义层面。但如上述,目前学界对该构式(的意义)尚未达成共识,对其意义产生的机制更缺乏充分合理的解释。

   名词性重言构式有无恒定的规约义?若有,源于整个构式还是某个词语?有无语境义?是否动态流变到语境(因)素决定其(构式)意义的一切?抑或是,该构式又有某种规约意义又有某种语境意义,且都介于定与不定之间?那么,受众又是如何识解或推导各个具体名词性重言构式(语式(construct))的这种或那种意义的呢?(参见引言里的问题)

  

   二 词汇—构式语用学路径

   词汇—构式语用学(lexico-constructional pragmatics)是新兴的语言学界面研究,是以“语言全息论”(linguistic holography)观照各种语言事实,所见词汇和构式不论简繁短长都是这样或那样全息性梯级互含。22词与构式本不专属语义学或语用学,但一旦使用便“在很大程度上是语用问题”23。

   词汇—构式语用学提出“从词汇学到词汇语用学”“从构式语法到构式语用学”“从词汇语用学和构式语用学到词汇—构式语用学”的三个学科过渡,打通了语言解释的认知、修辞和社会的语用性经脉。24词汇—构式语用学的学理虽然主要由“语用支配原则、语用制约/压制假说、构式语法的互补观、构式网络语用观”等构成,25但因其新兴性、前瞻性和开放性,它还涵盖语用学的主要原则、原理、公理,含语用学的隐喻观、转喻观、关联省力观等,以及研究中任何用得着的相关知识。

   在解释语言事实时,该模式采用词义、语法、构式和语用四维融合,视不同目的而有所侧重,能解释一般构式,如“的时候”构式、“V他数量名”构式、“N1死了N2”构式、涉身调变致使动词构式、英语中缀构式,以及一些特殊构式,如“某V某的N”构式、汤姆诙谐构式、拈连构式、轭配构式、双关构式、仿拟构式、花(园路)径构式等。26本文拟采用词汇—构式语用学路径,主要是其语用制约/压制假说、关联省力观、语用支配原则,以解释名词性重言构式的生成与理解机制。

  

   三 名词性重言构式的音形义效匹配

   名词性重言构式属于句子级构式,其复杂程度和抽象程度都比较高,而作为从纷繁的语式中抽象出来的构式图式(constructional schema),“N是N”其复杂度和抽象度更高。所谓“构式图式”,也叫“语法类型”或“图式性象征集合体”(schematic symbolic assemblies),描述并说明其语言成分如何进行语义整合,如何进行音位整合来象征语义整合,以及简单的表达式如何结合形成更复杂的表达式。27

   (一)名词性重言构式的音形特征

   构式的形式是指构成象征单位的音位极,包括音位结构、形态结构和句法结构。28名词性重言构式的语音和形态(特征)寓于句法(特征)之中。Wierzbicka29将名词性重言构式分为六个次构式(sub-constructions):1)Nabstris Nabstr;2)Nplare Npl;3)Nplwill be Npl;4)An N is an N;5)The N is the N;6)N1is N1(and N2is N2)。这是迄今最为全面的分类,除未考虑代词外,几乎涵盖了英语其实也适合其他语言的类似名词性构式。该构式在汉语的表征是“名词+(副词)是+名词”,其中,副词有“就、只、还、毕竟、终究、永远、终归、到底、不过”,名词可以是普通名词或专有名词。30不同语言的该构式可细分为数量不等的次类,本文忽略琐碎的差异,如英汉数标记、情态标记等的差异。只要是该构式,两个名词都要重读,动词(情态动词除外)甚至副词都可轻读。例(3)的“戏剧是戏剧”就是如此。

   受篇幅限制,本文不讨论代词类重言构式(如“我是我,你是你”),动词类重言构式(例(1)类“喜欢是喜欢,只是/但/却……”),形容词类重言构式(例(2)类“好是好,只是/但/却……”),也不考察名词性重言构式的并式“N1be N1,(and)N2be N2”,如“East is east,west is west”“Heaven is heaven,and hell is hell”“丁是丁,卯是卯”等,着重讨论例(3)类典型名词性重言构式,因为理解它是理解其他相关构式的基础。

   (二)名词性重言构式的义效特征

   一个构式除或隐或显的语法形式特征以外,往往还包含“丰富的语义和语用因素”31。构式作为象征单位的语义极通常包括规约(意)义和语用(意)义,但构式语法以及词汇—构式语用学一般不作严格区分,以避免激进语义观和激进语用观的对立,从而调和二者的矛盾。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归属上述的“折中派”(见第一节)。

   根据Wierzbicka的研究,该构式的名词为抽象名词时,即“Nabstris Nabstr”,便表示“对复杂人类活动的冷静态度”;表人类的名词复数形式,即“Nhum.plare Nhum.pl”,则展现“对人类本性的容忍态度”;单数名词加冠词,即“(ART)N is(ART)N”,则表达“遵守人类行为规则的义务”32。她以“(ART)N be(ART)N”为例,运用“语义元语言”33描写了与该形式对应的“语义恒量”(semantic invariant),即“一个实体N与其他实体N并无不同(即所有实体N都是一样的),这是不能改变也无法否认的”,强调“同一性、不变性”34。其发现有理却过于琐碎不清,难以服务于汉语。

窃以为,不论英汉语(以及其他诸多语言),名词性重言构式的构式义或意义图式是:“substance has quality/实体有性质”或者“substance is attributive/实体是某性质的”。该构式图式用于描述实体具有某种属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语法转喻   语用转喻   语用条件   语用压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1kdl.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1kdl.com/data/122732.html
文章来源:《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1kdl.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1kdl.com Copyright © 2020 by 1kd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dainikviral.com dainikviral.com dainikviral.com dainikviral.com dainikviral.com news.rosettamoon.com news.rosettamoon.com news.rosettamoon.com news.rosettamoon.com news.rosettamoon.com